FC2ブログ

返回菜單


首頁 >> スポンサー広告 >> 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首頁 >> 漢化 >> 【訪問】Apres Guerre 1998年4月號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訪問】Apres Guerre 1998年4月號


translated by Elliot

序言
LAREINE以其獨特的甜美而憂傷的世界觀虜獲了無數FANS的心。如今,萬衆期待的LAREINE官方FAN CLUB成立在即。名字亦叫做『FLEUR』,法語意為“花”。爲紀念FAN CLUB的成立而發行CD,跟著是LIVE,他們今後的發展越來越令人矚目。

「全員一起接受本雜誌的訪問這是第一次呢,請先從自我介紹開始好嗎?」
KAMIJO: 之前HALLOWEEN PARTY的LIVE報導,承蒙你們關照了,我是主唱KAMIJO。
MAYU: 我是吉他手MAYU。
EMIRU: 我是貝斯手EMIRU。
MACHI: 我是鼓手MACHI。

「關於三月開始的TOUR FLEUR,請簡述一下LIVE的構想好嗎?」
KAMIJO: 首先,4月21日FAN CLUB正式成立時,紀念單曲『FLEUR』將同時發行,直譯為“花”。怎麼説呢,因爲在我們的心中有著一種強烈的“思念”和“感情”——即是對於FANS的感激之情——“藉由花開來傳達這份心情”,我們便是懷著這樣的想法開始了此次LIVE。

「通過此次LIVE,你們想得到、或是想學到一些什麼東西呢?」
EMIRU: 我認爲應當是確立今後發展的方向性、以及今後的LIVE STYLE。
MACHI: 到目前爲止,我們已有過數次全國巡演的經驗,而這一次我想改變一下心境,或者説,想以最初時候那種謙遜的心態來面對此次LIVE。把目前爲止學到的、反思得到的東西,從原點出發再度反思一遍,然後以一種全新的、“真正像是第一次搞LIVE”那樣的心態來面對。
KAMIJO: 聽起來似乎比第一次還要第一次嘛!我是想把5月3日的FINAL作爲1ST LIVE,而之前的全部當作熱身LIVE來看待。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會在之前的LIVE上放水,只是想重新開始認知自己。

「是什麼使你們想要改變心境的呢?」
KAMIJO: 去年發行大碟『BLUE ROMANCE』之後,在目鹿鳴館進行了第一場概念型的ONEMAN LIVE,之後在那個基礎上更進一歩,去年我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摸索,而眼下正是站在那摸索之路的延長線上,於是我們必須捨棄一些教條的東西。我們發現自己身上仍存在許多尚未解決的課題,因此要解除那些禁錮,必須回到最初的心態,重新反思。

「是爲了更上一層樓嗎?」
KAMIJO: 坦白説,我只是純粹爲了享受LIVE而已。

「在紀念單曲正式發行前,會先推出預告單曲『憂いの花が綴る愛』是嗎?」
KAMIJO: 按常理來説這一張是以預告單曲的形式發售,而本次的主打『FLEUR』本身亦是一張MAXI SINGLE,所以稱『憂いの花が綴る愛』為PROLOGUE SINGLE比較好些。在曲子的編排上花了十二分的心思,同時具有強烈的MESSAGE色彩,與『FLEUR』相比,『憂いの花が綴る愛』中包含了更多對於FANS的感激之情,延續上一回的作品中“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”這一概念,其間的變化過程,等等。當然最初亦是懷有感謝的心情,總之這一次爲何以『感謝』作爲主題,其原因全部都蘊藏在了PROLOGUE SINGLE裏面。

「關於4月21日的新單曲『FLEUR』,先從選曲方面說起好嗎?」
KAMIJO: 全部都是新歌,不是誇口呢。

「有沒有為選曲傷透腦筋呢?」
KAMIJO: 這一次可以説是輕而易舉。因爲上回大碟發售的時候,已經考慮好將下一張作品命名為『FLEUR』。另外,『白いBOUQUET』這一首絶對不是單單的附屬曲,其存在是著有相當的必然性呢。去年夏天完成了『FLEUR』,然後從『FLEUR』衍生出來的部分便成爲了『憂いの花が綴る愛』。由此順理成章地將這三首歌收録在了一起。

「録音的情況又是如何呢?」
MAYU: 這一次挑戰了與以往不同的吉他的彈奏方式,探索過程是很辛苦,但最終結果總算令人滿意。
EMIRU: 該學的也學到了,想做的也做到了。長久以來理想中的東西,終于通過録音變爲現實。
MACHI: 關於DRUM的部分,之前一直覺得自己的風格太花哨,一直想做些改進,今次更加強烈地意識到這一點。於是我決心手起刀落、痛斬贅肉。一想到那所謂浮誇的修飾不過是些贅肉,我便要毫不客氣地將它們一併斬除,只留下精華的部分展示人前。
KAMIJO: 總的來説正如EMIRU所言,是要將理想的東西形態化。舉個例子,不論是吉他之於MAYU抑或是貝斯之於EMIRU,唯有通過LIVE才可使之形態化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説,等待著LAREINE去完成的理想太遠大,現在要説尋找新的理想,還不如完成現有的計劃來得現實,對今後的自己也充滿希望,録音工作便是懷著這樣的心態完成的。

「這一次的新作相比過去的作品,不同之處體現在哪裏呢?」
KAMIJO: 音質超級好。拿到CD一聽,自己也嚇一跳。可能是因爲這一次的試音做得到位吧。

「即聽過這張CD,便可了解LAREINE的理想是嗎?」
KAMIJO: 並非完成時態,只是朝理想更進了一歩。因爲理想之巨大,完成録音便是朝那理想又邁進了一歩,那一瞬間心中感到十分滿足。假設總共有100歩之遙,那麼現在我們便要接著走完那漫長的99歩。

「關於"朝理想邁進一歩",令你們最有感觸的是什麼呢?」
KAMIJO: 對於除我以外的三人,終于有了明確的定位。也許可以這樣説吧,他們雖不處在最顯眼的位置,卻同樣引人注目。在整體保持一致的同時又不失個性,雖然這只是達到一個BAND最基本的要求,還説不上什麼理想的境界呢。總之,歌曲的氛圍、世界觀等等都有了超越預期的表現,這一點相當好。以上只是身為主唱的我的一點個人看法。

「有沒有考慮過今後的發展方向呢?」
KAMIJO: 歌曲非常好聽、録音非常水準,爲了可以吸引到更多的聆聽者,PROLOGUE SINGLE僅售300円,但願大家聽過以後,亦會有意購買『FLEUR』。爲了能讓更多的人看到我們,我們會努力舉辦LIVE。買不買CD並沒有關係,請一定要來看我們的LIVE,因爲LIVE才是最主要的。現在仍是排演階段,待看過我們的LIVE之後想必大家便會明白。

「在今次TOUR的FINAL、即5月3日的LIVE上,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呢?」
KAMIJO: 要説想做的事,現在爲止在目鹿鳴館的LIVE上已經一一做到了,覺得身爲一個完全自主製作的BAND,能做的都已經做到,剩下最大的就是能力有限的問題。5月3日也朝著自己的理想、盡力而爲便是吧。關於LIVE,首要是自己演得開心、並將我們的世界觀傳達給台下的觀衆,這就是眼下最大的理想吧。

「關於FAN CLUB成立一事,想問一下對於各位而言,FANS是怎樣的存在呢?」
EMIRU: 在這樣組BAND的人生當中,時常需要面對巨大的精神壓力,那時FANS便是拯救我的、救世主一般的存在。
MAYU: 與我們的音樂生生共鳴的人們,十分感謝。
MACHI: 自始至終「有FANS才有我」。因爲得到FANS的熱情回饋我才能堅持努力至今,比方説當我遇到人生低谷的時候,只要想到FANS的存在,想到他們對我的支持,我便能打起精神來。可以説FANS就是我的動力吧。雖然我也是在為自己而努力,但來自FANS的鞭撻顯得更爲有力呢。
KAMIJO: 在『FLEUR』一曲中,我把FANS比作戀人,空想的戀人——在我看來,既是FANS又是戀人。視覺系在當今社會也開始受到矚目,因此我認爲他們就是走在最前端的人們。

「最後請各位給FANS留言。」
KAMIJO: 我愛你們,HONEY——(笑)
EMIRU: I LOVE YOU。
全員: (笑)
MAYU: 就這樣?(苦笑)這次的作品很不錯,請務必購買CD。
MACHI: 對喔,接下來就是LIVE了喔,大家要來喔。JE T'AIME~附送香吻一個。
KAMIJO: 就知道你非説這句。(笑)
全員: (爆笑)

---完---

 

Elliot插花:
抱歉,第一次翻譯interview就挖了一篇這麼骨灰的="=
KAMIJO一貫天馬行空不著邊際,前言不搭後語……
MAYU仍舊悶不做聲,除非説到和他有關的話題……
EMIRU向來精辟,關鍵時刻一語道破天機……
MACHI則是語出驚人,不擇修辭,殺傷力巨強……
題外話……這個訪談通篇把MAYU的名字打成MAYO……=口=


Comment

Comment form
 ※請設置密碼以備日後編輯・刪除

留言加密,僅管理人可閲讀


Trackback

本篇記事的搥背URL
http://fiancailles.blog108.fc2.com/tb.php/5-45d370e7
引用(FC2 Blog專用)

首頁 >> 参觀後院

Profile

牡丹



返回頁首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